第86章:两腿略微张开

作品:《卫校猎美笔记

    此时,林姨的自然反应是把两腿略微张开,好让医生杨容蹲下去时能查看她的病情。

    随着杨容的身子蹲下去,林姨的门户也就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透过那不时拂动的布帘子,看到林姨四仰八叉地躺在那床上,她的两条大腿间亮亮的。

    叉分得其实是很开,因为那个床就是那样设计的。这样一来,林群组几乎中间要害全露了。

    林姨与我那次初来中海时她上楼我偷看她裙底时一样,她那儿还是那般唯美。

    很干净的,一丝儿杂质或者一丁儿红色的坐痕都没有。

    也没见有什么痣或者胎记,光洁、圆润而又白皙。

    更没怎么长毛毛,是以整个外部显得就格外干净舒爽。

    也不知她是不是因为刮过或者使用那些化学药水脱过毛毛的缘故,反正初看真是犹如少女般红润,竟发出宝石般的光泽。

    或许这就是那种修养极好、学历极高的女人的自身素养吧。

    有一种女人,天生就带着诗情雅韵,生活极其精致。像林姨这样的,又是来自苏杭的女子,从骨子里我就觉得她的生活也好,这身体的打理也罢,都会胜人一筹。

    真的,她的外阜这么好看,水蜜桃儿似的,那的唇还没有被翻弄过,依然紧紧地封闭着,外面看就是一个隆起的小包包,闪着一条细细的肉缝缝。 好小说 .

    男人这辈子呀,年轻时,总对年长女人的那儿肯定感到很神秘,总想见见成年人什么样。

    但是呢,真正成年之后,见惯了长满浓密黑毛,翻卷的那黑木耳,就觉得没有什么吸引力了。

    我李天泽也是这样,在经历了梁玉琳、秦若水、苏亚香之后,我发现自已寻觅来寻觅去,还是那最初的本原的嫩嫩的木耳最稀奇。

    于是,心里就格外希望能见到干净的木耳,那不仅仅是为了能自个用,主要是为了那份美感,那份欣喜,那是久久玩味,不舍得破坏的美感。

    而这会儿偷看林姨的那,嫩白的那儿如剥开的芋头,净洁得没有一点瑕疵。

    更有 一颗>鲜红的宝石镶嵌在上面,闪着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简直是太美了,太醉人了。

    那种白皙,那种细嫩,那种犹如水滴般的轮廓,那温软的肉香,还有那温暖如棉絮的亲切。

    让我砸巴着嘴巴,喉结鼓动,口流直流。

    “内裤也脱了哈,屁股撅高点。”医生杨容吩咐道,她的头也更低了。

    林姨像只失了智的小白兔任人摆布,杨容的话有无法抗拒的魔力。

    “哦,对,周女士,你再将屁部稍微撅高点!……我看看屁部还有没有疱诊,哦……好了好了,我刮破了个水疱,取了点皮肤表面的样。” b .

    林姨依然平静地躺着,听着她的吩咐。

    杨容将皮肤的样取好,装进了根取样管之后,插入那固定的存放取样器的位置,接着便将手上涂了凉凉的滑滑的东西,好像是滑润油或者什么,她开始在林姨的那儿滑动。

    “周女士,你稍忍忍。从外面来看,您的这些水泡并无大碍,就是病毒性感染,不过呀,为了更为放心,我还准备到里边取个样化验下,所以,稍稍有点疼哈!”

    杨容一边说着,她的手就开始动作了。

    这医生也真是心狠的,我几乎还没看清楚,她竟把手指伸进了林姨的那里。

    “哦,轻……轻点!”而林姨,或许真疼了,竟咬着唇发出了声响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扭动不安,双手竟然紧紧地将那床的床把给捏着了。

    杨容用手翻开她的,在她两瓣鲜红的上轻刮慢捻,最后找到那个鲜红的核,用手指去捏,去碰,林姨的身子剧烈地震动起来……最后,杨容就用那容器,刮了上面一点水水装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沃草,我偷看着这一幕,竟有种前所未有的感觉,混杂着兴奋感和羞耻感。

    我久久凝视林姨那神秘而美丽的地方,越看越喜爱,我好想把她的双腿扛在我的肩上,然后将她美丽的地方要了。 b好小说 .

    林姨那片桃园禁区完全暴露在我眼前,我还将自已的嘴覆盖上去,将那红宝石给含在嘴里。要是林姨能配合地将屁股尽力往上抬,把双腿张得更开,将那儿狠抵在我嘴上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过分把钟,杨容医生就抽出了手指,抓了一大把纸给林姨,让她自个清洁干净。

    “好了,周女士,检查完成了,谢谢你的配合,您辛苦了。”杨容浅浅笑着,边脱手上的一次性手套,一边拉林姨起来。

    她弯腰起来的时候,便将林姨的春光完全遮住了。

    不过,杨容这美女,本身就是春光一道。

    她的臀部之前的时候背对我,我看到她向后凸出翘起。特别是她拿起工具,紧压着臀部在察看时,这就是一个完美的后进式。

    娘的,她那臀缝之间,充满弹性的粉嫩肌肤,更让我兴奋地暗呼过瘾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检查完毕,林姨跳下那叉开腿的床,她弯下腰,察看了一下自己刚才被动过的地方,然后开始穿小内。她的裙子倒是很简单,拢下来便是,但是刚才内内都脱了的,所以,她得先穿 内内。

    她光着腚去拿内内时,我的两眼直视着她露出两条白皙大腿的一片裙里。

    ..

    今天,林姨穿的是一条白色几近透明的薄纱丁型小内裤,只能免强遮住隐私处前面重要的部位。我从布帘子的缝里,两眼几乎就在林姨的粉腿前方,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下半身。

    林姨开始将双腿张开得更大些,让裙子敞开,然后她提起只腿,穿了一半小内。接着又提另只腿,完全将小内穿好。待她穿好,就只剩下小而透明的丁字内裤的遮掩了。可是,我的眼睛依然是那么炽热,紧盯着她那又胀又鼓的部位。

    我盯着的时候,不觉间,下面还站了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姨将裙子拢下来,突然感觉到我在看她。

    她将目光朝门口投过来,我终于回过神来,也发现林姨在看我。

    四道目光一相遇,两人都尴尬了数秒钟。

    我的脸红红的,身体早就开始发热,我的脑海里曾幻想和闪现出多次和她在卧室里办那事时,甚至还偷想弄她的画面!可今天看到,我才知道林姨的美,更需要品砸,去欣赏……

    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裆内有了潮湿的感觉,身体膨胀得厉害,简直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约摸十来分钟,林姨在杨容这里的诊断、检查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非常顺利,检查的速度也超出我的想象。 b.

    或许是丁俊波的爹打/' 过招>呼的缘故吧,医生里各部门都比较配合。

    只听杨容说:“周女士,您看现在我们对您的病情的检查也做了,化验也弄出来。这们医院初步对您病情判断的就是:生殖器疱疹。”

    林姨说:“是不是性病?”

    杨容说:“倒也不算性病!但也可以通过性生活感染上。当然了,传播的渠道还多,就连别人坐过的凳子,如果我们马上坐,也有感染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会不会传染呀?”

    杨容解释说:“大面积传染的可能性小,但能局面感染,毕竟是病毒嘛!有传染的属性。”

    林姨点点头:“那……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杨容说:“这种单纯疱疹病毒感染,容易反复发作。周女士,我建议你要注意休息,不要吃辛辣刺激,要多运动,加强营养,增加抵抗力,至于局部感染的地方,可以涂抹阿昔洛韦乳膏,服用阿昔洛韦片,转移因子胶囊,我相信,就这几样药一弄,就会好的。如果大面积的话,需要在我们这里住院。毕竟你那面积小,才刚刚开始。所以我给你开点药,你回去一吃,就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,真是太好了。”听说吃药就会好,林姨很高兴。 b来自.,.

    “不谢了。对了,我给你开药,你让你侄子去帮着药房拿吧!他年青人跑得快……哦,周女士,希望你早日康复啊。”

    杨容在病历单上胡乱划了几下,便望了望我,提示我去帮着拿药。

    林姨刚准备回答她,我也还在住着院,前几天受过伤呢!

    这时候,我早就奔到她的面前,拿过那病历,就到药房拿药去了。

    十来分钟,药便拿了,三四百元,钱我也付了。

    免得记在丁俊波的名下,还欠他一人情。

    “哦,杨医生,你看看,是不是这些药!”我回来,将给林姨拿的药给她看。

    “嗯,对的。”她好看的眼睛,朝我眨了眨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忙吧,我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拉着林姨,打算赶紧医院回我的病房。

    “行!……哦,对了,我差点忘了告诉你们了!这样吧,小伙子,你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,我拨你一下。等回头我告诉你,像你姨这样的病,回头还要换药。这回只开了半个月的药,半个月后,视情况再换别的。噢,要是你不想跑咱们医院来,我在电话中跟你们说,到时候自个去药店买药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没有想到现在这医生这么补贴,真是太好了。 b.

    我一边说着谢谢,一边告诉她我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杨容非常麻利地拨通了我的手机,振铃两下后,她就挂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哦,小伙子,你叫啥名字,我也存一下。”杨容埋头说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我叫李天泽,天是天空的天,泽是沼泽的泽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顿了一下,而且我发现,她还偷偷瞄了我的裤裆一眼!

    擦!她突然这样下意识的动作,我感觉她想起来上电梯时我用我下面 那根>东西顶她了。

    也可能是刚才因为偷看,情不自禁地鼓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努力呼了呼气,想控制住这不老实的家伙。

    我的屁部往后撅,努力将小腹后挺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在手机上面记着,我也在手机上面记下了她的手机号码和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坐车来的吗?”杨容竟然臂抱在胸前,瞄着我轻轻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开车来的。”我边应答,边和林姨朝电梯口走:“杨医生,你忙吧,先走了哈,有事儿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再见!”她挥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楼下来,依然是坐那台租的商务车回人民医院我的病室。 .

    刚坐上车,便接到几通电话。

    首先是丁俊波打来的。他问了我们看病有没有受阻的情况,同时就是告诉我,二胖被打一事,妈的那秦志强的人不赔偿也就罢了,现在反过来还要他赔对方受伤的那人二万元,不然,他们就让学校开除二胖。

    随后还有一个电话打来,呵呵,是我妈的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书友讨论本书,请关注爱小说.,和请加群:。找书是需要时间,请耐心等待!有问题请及时反馈。

  喜欢这篇小说《卫校猎美笔记》的读者,可以在搜狗搜索:卫校猎美笔记全文免费阅读-全本书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