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章:熟妇是个宝

作品:《卫校猎美笔记

    熟妇就是好,不加油也能跑。

    哈哈,杨容根本不用调教,不用我动手,就能引我将车开得稳稳的。

    她主动将我手搭在她胸前,我知道色欲就在一点点的侵噬自己的身体和欲望。

    娘的,纵我心里还在想,这可是公共场合,有人出入,而且腹上有伤,不能扭腰草批。

    但她胸前传来的那种绵软、暖和、弹韧的感觉,似乎带电一样,瞬时就将我击晕。

    “容姐,你越来越漂亮性感了。”

    我的眼睛,虽然望在杨容圆润而容光焕发的脸上,但是,手却没有离开过她的绵软,甚至,在她盈盈笑着的鼓励中,我还沿着她的裙摆伸进去,捏着她嘟嘟馨软的那团。

    “天泽,你说话姐姐真喜欢听?嗯^爱死你了,小男人。”

    杨容这骚女人倚近了我的身边,扳过我胳子搂住我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事实!容姐放在大街上,回头率百分之百。“

    “是吗!有吗?”

    她坏坏的亲了我一阵,然后在我耳边说:“天泽,晚上就你一个人在病室……肯定好怕的吧!这白惨惨的病室……嘻嘻,要不姐陪你吧,我们一起睡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啊?容姐,这样不行吧?”

    ..

    我回头尴尬的看着杨容,我知道她这话中的意思,那就是我们在病室里啪上一回。

    娘哟,虽然下午的时候,我与梁玉琳就在这里啪过,但那是我将她抵在墙角,快速结束的。

    如今她要这里陪我睡,看神情是想大干一场,这……未免有点过份了吧。

    “容姐,好尴尬的……有护士呢!而且我?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泽,我们可以关病房的灯关了!就说你不关灯,睡不着觉!而且,我们还可以交待她们不打招呼不要进来,你看行不?”

    杨容的回答理直气装,语气中竟然还带着一点撒娇。

    似乎今天晚上,非在这病室里大操一场不可。

    我有些难堪的看着杨容!

    虽然,晚上王雅琪送来那佛跳墙的汤我喝了一些,这身上还是起很大效果,下面 那根>如烧火棍似的烫热,而且捏着她的柔软,我特别想将她就地正法。

    但是,我还是有些放不开。

    留一个熟妇在病室里炮战,搞得炮声连天的,肯定医院也不允许。

    哪知道,她见我担心的神情,以为是我不情愿。

    趁这个机会,她朝我坦白了说:“天泽,你怎么啦?……你是怕对姐姐动了感情?还是怕姐姐缠着你?呜呜……我才不会呢!我也不要天泽的感情呢!哼哼,天泽,你只要把姐姐当炮友就好,你想要的时候……姐姐 一定>侍候得你舒舒服服的好不?再说啦,我也不会提别的要求的,只想亲亲你,陪陪你。”  ..

    她说着,竟朝我病号服中的短裤中掏去。

    其手法,精准狠,一下掏进去就将我那物给握着。

    “天那,这么大?早硬了呀!”

    当她的手碰到我那时,我其实那早就硬梆梆的。

    她一手抓到我那大家伙时,差点欢喜得叫了声来!

    好小子,都硬成这样了,还不要姐姐,姐姐保准给你臭小子侍候得舒舒服服呢!

    被杨容这样一握,我周身发软,妈的,真的这身体,脑袋管不着了。

    我只感到呼吸急促,浑身有些发热,体内一股无名之火冉冉升起,同时,这心神开始变得恍惚,脸上娇红一片,不知不觉中,心里防线全线崩溃。

    妈逼的,有逼不日,对不起天和地!

    如今有一个败火的熟女在我面前,如果我不将她侍候好,那定然还被她瞅扁了!

    “容姐,你别摸了……在这,肯定不好吧?”

    我朝病房的四处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那你想……到那角落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她依然伸手进我的裤子,抖了抖我家伙几下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可我,这疼!”

    “哟……我忘了,哈哈哈哈,你看姐姐都忘了这事!我臭小子疼呢!” 来自.,.

    杨容的手将我的裤子中掏出来,然后扶着我说:“要不,臭小子,姐就不要你了!姐帮你吹出来,让你爽爽舒服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还将嘴巴舔了舔!

    她的嘴上抹了不少唇彩,舔的时候真是带劲,我恨不得立即就让她裹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但是,毕竟是在病室里,我还是示意我们一起到门道的拐角处。

    杨容在前,将我拉到角落,揪着我的病号服,就要往下扒。

    我心里紧张,用手提着裤头。

    她早就蹲下来了,笑嘻嘻说:“天泽,舒服的!呆会你射我嘴里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天,我与梁玉琳也好,与苏亚香也罢,还真是没有说过这么骚情的话。

    而这话是从女人嘴里说出来的,我当即身子一激灵,几乎头都懵了。

    都说在那事儿上,只 有女>人被男人调教的份。

    但此刻,明显她比我历害多了!等于是她在引导我!

    她将我的裤头一扒,一凑近就往狼吞虎咽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真的很爽!

    一丝一缕的快感,一波一波朝我脑海袭来。

    吹了一阵,她仰头:“舒服不?”  ..

    “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不?”

    “要!”

    “叫我,天泽……你叫我亲爱的!叫姐姐!”

    “亲爱的,爱死了,容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她继续俯头干活,来回加快速度,让我爽得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如是一阵,她继续调教我:“想要那不?”

    “呜,想。”

    “天泽还有伤,想怎么弄呢?要不,就放姐姐嘴里算了!我吃了,也补补。”

    “不,容姐姐,我要你屁股。”

    我的脑中,真的就只想撞击她的屁股。

    因为我用过她屁股,圆大,肥胰,很有弹性。

    杨容笑着站起来,她将裙子一拢,将又肥又大的屁股摇了摇。

    然后将丁字裤往边上扒开,她扭回头:“天泽,姐姐早就等你了,你看,早湿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还真的朝裆中一抹,抹了点水水给我看。

    “容姐,我就喜欢你骚骚的样子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可是不是每个人都这样的,我只给骚给天泽看!天泽,你喜欢不?”

    “喜欢!”

    杨容心里美滋滋的,她将屁股拍拍:“天泽,快进来,姐姐等不急了呢。”  .

    我站在她身后,准备开始找洞口。

    没想到杨容的那里那么滑,她的屁部一挨近我杆儿,便顺着盘丝洞一滑过去,只听哧一声,洞口自然而然就往后吞了。

    “天泽,好爽!”

    “是吗!”

    “是,好小子,好天泽……啊,用力,啊,用力,姐姐好舒服!”

    她弯着腰,嘴里发出痛快呻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喂,李天泽!量血压!”

    突然,有护士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门是反锁着,但门外的声音,还是很响地传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该死的护士,怎么说起来就起来了呢,天泽,别鸟他,你继续,先爽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杨容不顾外边护士的呼喊,她弯着腰让我继续,而我停下来时,我感觉她下面早已经湿漉漉了,烂泥成河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熟妇,正弄得起劲,欲火一起,干着正事,怎能说停就停?

    这比杀了她还难受。

    我可不敢了,我面皮薄,觉得要是被人家给撞见,还是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容姐姐,要不,等会儿吧,护士在叫我量血压呢,万一碰见……不好。而且,她一会儿就走了。”我尴尬的说着。 .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你说这人是不是真烦死了,人家两男女在里边不吱声,你怎么就不懂行情呢!”杨容说着,还是站起来,将裙子放下去,并且,将我的棒儿,也给藏到裆里。

    我打开门,女护士进来了,看了看我和杨容。

    虽然觉得怪怪的,但她能奈我们何?

    只是吱了声什么,然后按惯例给我量血压,在本子上作了登记,便走了。

    她一走,又是我和杨容的天地!

    这次,杨容特别主动起来!

    要是前一些,她趴着还算老汉推车!

    但她不满我这样,她让我坐在椅子上,把裤子给裸了下去,而她顺势撩起裙,坐在我那上面。

    我两手搂住杨容的细腰,杨容手勾住我的脖子,雪嫩长腿越夹越紧,酥胸后仰使巨龙和花径更密切结合。

    “啵……哧,啵……啵……赤,哒,啪!”

    软滑腻弹的臀肉和我的耻骨撞击,配合着 不断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我的龙头一次又一次地深入虎口,直掏黑虎谭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黑虎谭水深千尺,不及天泽一柱长!

    妈比的,真特玛搞得太爽了。

    杨容忍受不住强烈的刺激,螓首后仰高声叫:“啊……呀……”  ..

    她 酥胸快速起伏,豪乳抛上抛下,乌黑的秀发被披散开来。

    她长腿环绕我的腰,不断迎合着冲击。

    我双手抓住豪乳恣意把玩,亢奋地大力冲刺。

    终于……

    杨容皱着眉头娇躯不住颤抖,喘息着承受我的猛烈冲撞。

    杨容的纤纤柳腰一上一下,令我的威武在她诱人的花瓣中大刀阔斧的快意骋驰。

    直掏得这位美艳无比熟女魂都掉了。

    她成熟的女人香味散布四处,吐气如兰的檀口不停的浪啼娇呼着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太深 了……李天泽……唔哦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好,深。太深了……哦……不要太……用力!哦……对,我要来了,爸爸,啊,爸……”

    我草我草,我没有听错吧。

    杨容这熟女,竟还有叫爸的习惯。

    精彩的时候,她这喊我爸的干活,让我倒是很得劲,但心里很尴尬。

    妈呀,你都 三十>多了,老子才二十多!

    你还反过来喊我爸,这?辈份也太错乱了。

    不过,杨容全身散发阵阵女人魅力,她不停的前后摇摆,带动r 如云>的长发犹如仙女散花般飞扬。 .

    而且,她的娇躯忘形奋力的迎合着我,如狂风落叶般的,一阵阵的乳波臀浪,真有一股说不出的美感。

    “天泽的大不?”

    “大!”

    “天泽的长不长!”

    “长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刚才怎么喊的,我没听到!”

    “天泽的大,天泽的长,顶到我肺了,啊,。啊……爸!”

    “再喊!”

    “爸,爸,你用力,用力!”

    “那天泽再用点劲,送姐姐……我草,草……我射!”

    我一边给她加油,一边再探深一点,在一声声迷乱而狂热而娇喘中,我欲火如焚,那深处的火山,越来越感到一阵强烈的膨胀和火热。

    一股渴望被充实、被填满、被紧胀,万千兄弟,也想挤出来见见世面。

    终于,在她的一个臀坐下,那种直接而强烈地刺激,让我原始生理冲动占据了脑海。

    一切思维空间顿时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只听万千子弹透过枪林弹雨,全打向她的靶心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晚上,因为有杨容在医院陪护的缘故,也可能是被她夹爽了的缘故,我睡觉还特别香。虽然在住院,我倒也没有感觉到特别地不适。 .

    只是这一天一天二炮,特别杨容这骚熟妇,似乎用了吸精大法似的,让我身体在喝了鲍鱼粥这样的大补产品后还感觉空虚,足见她的采阳功夫真是到了家。

    那肥肥的屁腚和肥美的紧鲍,着实特玛地败火得历害!

    r 第二>天早上的时候。

    我起的比较晚,杨容走的时候,我都没有起来,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只待王兴国家的保姨杨嫂来收拾昨天碗筷和给我送早餐的时候,我才知道身边没有她。

    没有她在,倒也好!

    要是现在被杨嫂碰上,我还不好澄清。

    杨嫂边收拾餐具,边和我说起王雅琪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说王雅琪刚回去的时候,趴在沙发上,开始的时候还在抽泣,不一会天也就正常了,她洗了头,又洗了澡,上床睡觉去了,今天还老早就去了学校,并交待她记得送饭。

    我听着杨嫂的话,暗暗惊喜。

    我知道昨天晚上王雅琪在收到我发送的示爱和道歉短信之后,她在心里已经原谅了我,并且对我还比较关心,晓得让杨嫂来照顾我。

    从这,倒可以看出来,这个女孩对于性,她是分得清的。 来自.,.

    她现在要的,就是我对她的好,对她的爱!

    或许,刚给她开了苞,她对我比较信任和依赖吧。

    所以,听了杨嫂的话,我又给王雅琪发了短信。

    当然是胡编乱造:昨天夜里我一宿没睡!想你!可能你也看出来了,我与梁玉琳同学关系较好,平素就走得近。但真没有想到,这伤害到你了亲爱的!以后,我 一定>要注意保护你,不让你伤心,也不让你难受! 一定>要好好/' 爱你>!

    呵呵,大家有没有觉得,我李天泽这哄女生的功夫,也算是日惭增长?

    反正发了过去,她回了。

    她说:好啦!别酸了!你养好身体啦,多吃点啦!我上学去了!

    看着她短信,我一拍大腿!r的天……啦!

    杨嫂收拾好东西,提着饭盒又回家之后,我寻思着也像王雅琪这样,给梁玉琳也道个歉,哄哄她什么的!哪知道这时候梁玉琳的好友赵迪打电话给我了。

    她一方面问我伤情?

    一方面也就是说要不要替梁玉琳来照顾我?好让梁玉琳休息会! .

    直到这时,我才知道,梁玉琳早上还没有去学校!

    这让我心里有些纠结,昨晚在医院吵架,她气呼呼走了,早上既没去学校,也没有在医院,她能去哪里呢?她会不会昨天回了家?是因为生气,早上没有去上学?

    这个傻女人,会不会想不开呢?

    毕竟,她最近心里承受能力已经近乎极限!

    她妈周春与我被绑架,差点被撕票不说,而且下体被绑票那魔鬼用电锤击烂,而她爸梁实诚这狗日的,非但没有给予安慰,还挟了小三来闹离婚,为了夺房子要将她妈赶出门!……

    家里遇了这么多事,如今在感情上又被我伤害,她要做出傻事怎么办?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书友讨论本书,请关注爱小说.,和请加群: < r="_b" r="//../=bbb">< brr="" r="//..//r ="书荒求书群" ="书荒求书群">>。找书是需要时间,请耐心等待!有问题请及时反馈。

  喜欢这篇小说《卫校猎美笔记》的读者,可以在搜狗搜索:卫校猎美笔记全文免费阅读-全本书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