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0章:对准花蕊

作品:《卫校猎美笔记

    王雅琪被我抱到桌上,我将她双腿扛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腿修长,白嫩,更为重要的,是万分光滑。

    我扛着,对着花心……

    我觉得就凭这招式……兄弟们,你们是不是可以给我打满分?

    如果打满分怕天泽傲骄,那请伸出兄弟的手,给天泽打分!

    留一分,再看我表现!

    嘻嘻……当然,这姿势腰杆得劲,爽是肯定的!

    我将她腿扛着,腰杆往前一送……沃草,爽啊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馨香伴着下面的紧紧的紧实感,朝我袭来。

    那感觉不知道怎么形容,既让人迷醉,让人欲罢不能,又只能体会,描绘不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屏着气,咬着牙,朝着她就是一通狠抽!

    啪啪地撞击声,在偌大的餐厅里回响!

    王雅琪这刚被我开苞的嫩b,怎么可以受得了这般猛撞?

    她张开小嘴喘着气,在我的身下色急地道:

    “天泽哥……啊,不,啊…好!……啊啊^我好舒服!啊……啊。我要晕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越是这样叫,我越有劲。

    而且,借着窗外飘进来的暗红色的灯光,我看到王雅琪的身子并不是完全赤祼,只是裙子拢了上去,露出肚脐,露出两垛丰盈。 #〔免费找节.

    她的身材凹凸有致,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。

    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充了血,红红的。

    小巧微翘的香唇轻咬着,从牙缝挤出来连绵的吟叫。

    而再往下,是那丰盈雪白的肌肤、肥嫩饱满的胸部。

    还有那红晕鲜嫩的小樱豆,现在鼓胀的,整个乳基都呈现圆形。

    而她的腹部白嫩、皮肤光滑细嫩……这对对我来说都是无比魅惑。

    也让我腰杆子的力气更足,冲撞力度更大。

    我觉得要不是我拉着她的胳膊,她肯定会被顶到桌子中心去。

    只是她被我拉着胳膊,这样一来一回之间,她的身子便成为我的着力点。

    一通操作猛如虎,九进九出掏浆糊。

    终于,那一个时刻就要来了。

    甚至我听到了我要爆发的身子撕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!”……

    就在那几秒来临的关键的时候,我准备大喝一声,全部弄她身体里边时,这时候外面就响起了接电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接着一个人边接电话,边朝这边走来!

    那清晰的电话铃声分外悦耳。

    我和王雅琪基本上就是这一瞬间,两人一个骨碌从桌子上爬起来,两人身子一扑,钻进了桌子底下。 № .

    黑暗中,我见王雅琪还在朝身上的裙子乱抓,我估计她是想将自个的大白屁遮住。

    但是,我真怕她弄出响动,我轻轻的将她抱着,并用手将她的嘴巴捂起来。

    特玛的,这人真特玛的贱呢?

    什么时候来不好?偏偏在老子冲刺的时候,我敢说,我还没有来得及奔跑的兄弟,肯定此时滴嗒嗒地乱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人边接电话,边将这空闲餐厅的门打开了,而且他似乎感觉到里面有人,站在门边,他还朝黑暗的餐厅里面看了看。

    但在黑暗中,或者他的眼睛没有适应黑暗,自然他什么也看不清。

    我和王雅琪则躲在桌子下面,大气都不敢出!两人只感觉彼此的体温,在这时候骤升。

    这人进了门,并且还将门给带上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是一通还算隐私的电话。

    这人就站在门边说话。

    他说,喂……亲爱的,刚才我在应酬呢,说话不方便,你有什么事你就说嘛“

    这时,不知道他的 话筒>中对面说一句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接着笑着说:“你想我?想我也没办法啊。我现在在中海,你不是到浙江横店拍戏去了吗?你要与我视频,视频可不行,我在有事呢!” ○(代找小说.

    那边又不知道又说了什么?

    这个男人再次说话的时候,我和王雅琪算是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进来接电话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爸爸王兴国。

    只听王兴国继续的回答:“亲爱的,你乖哦,你别去诳街了,你就早点睡觉吧。你们横店那地方外地人多,肯定不安全嘛,你一个女生要去泡吧?……我看,就不要出去了吧!”

    那边或许是答应了,又或许是在撒娇,这时候,那边说话还说了二分钟。

    而这边,这男人终于接话了。

    他说:“好的好,的我 一定>说到做到, 一定>会给中海电视台打招呼, 一定>要将你们那部片子安排在黄金时候播出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那边又说话了。

    王兴国说:“放心好了, 一定>会播出来的。即使我调到汉襄市去,但我以前就分管这一块的,而且我跟宣传部的人关系很不错,副部长是我提上来的……所以,你就放一万个心吧!”

    那边是嗯嗯的,答应了之后,估计非得让王兴国亲她,她才挂电话。 @◆免费看说.

    王兴国说:“好了好了,你睡吧,回来再亲。”

    那边却不愿意。

    王兴国没有辙了,只得对着手机“嗯嗯啊”地亲了几口,那样子,恶心惨了。

    娘哟,小年青玩电话亲亲,你一个七老八十的老柴棒,还玩这一套?恶心吧你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和王雅琪躲在桌底下,空气中弥漫着我们交合中的那股男女体液的味道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,听到王兴国说的话,特别是听到他亲亲的表情,抱在我怀里的王雅琪的身子还是一动,她虽然嘴巴被捂着,但是她还是鼓着眼睛望着我。

    或许她只是想问,到底这个电话是他爸打给谁的?怎么这样?

    这次,无论王雅琪想没想到,反正我是听出来了,王兴国是给女生打电话,而且和那个女生的关系不一般。

    而且按说那个女的我也认识,叫安琪儿,是中海较有名气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和王兴国的关系,与秦若水和王兴国的关系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王兴国对秦若水是使坏,他利用上级和下级的关系,胁迫秦若水这个秘书顺丛他。

    安琪儿就不一样,她也是一个小明星,她在那方面放得开,她看中的就是王新国手中的权力,而且肯定想通过他的 权利>,难以达成她不可告人的目的。 ☆..爱小说..

    王兴国在电话中亲了亲,然后挂掉电话……砰地一声,拉上门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爸这是……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王雅琪见人走了,长长地吁了口气,回头望着我。

    我怀里搂着她婀娜有致的身子,手掌在她弹性十足的双峰上抚摸,但是,看得出来,她并没有刚才充斥的如潮般的欲?望,她将我的手拿开,再次问我。

    “天泽,你说,我爸这是,这是给谁打电话啊,他还要玩亲亲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呀!……而且,或许……他就是给他的朋友打的吧?”

    我不想告诉王雅琪一个事实,那就是她爸其实真实的形象,与他外在的形象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他搞女明星,也搞女秘书。

    还让女明星与女秘书互舔玩双飞呢!

    他纵欲过多,性能力有限,但还是常购国外那啥壮阳药补身子,补好了身子又贡献给这几个女人。

    只是可怜了我林姨,雅琪她妈……这本是享受爱抚的 年华>,男人却只玩别人,不搞自已!

    “不可能呀,看他这打电话的亲热劲,我怎么感觉是打给女的呀。而且……我感觉我爸跟这女人的关系不一般!” #〔免费找节.

    我将她从桌上拉起来,还是搂着她。

    我轻轻捻起倾斜而下遮住她脸颊的柔顺秀发,借着光,看着她精致的修长睫毛有序排列着,她峨眉略施粉黛,虽不若天仙,可是的气韵到是十足,光滑白皙的脸庞,吹弹可破的细嫩肌肤,挺拔的娇俏玉?鼻,红润可爱的羞怯唇瓣。

    我在她的脸上亲了亲,然后说:“雅琪,大人的事……咱们管不着!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觉得我爸不对劲呀……你说,我要不要告诉我妈?”

    其实,王雅琪还真是太天真了,林姨怕是早就知道王兴国那点花花肠子了!他十天半个月不回家,说天天加班,能加那么多班吗?

    而且就算是回来,那东西软得跟猪大肠似的,用手撸几下都硬不了,好不容易搞一回,挤出来点点汁水,还特玛是稀的。

    “别告诉林姨了吧?^你告诉她,肯定他们又要吵架,上回你不记得了,你爸就与你妈吵了。”我说着,用手在她胸前那一对晶莹小兔磨蹭着。王雅琪的那温暖而又柔软,质地似乎极为细嫩,仿佛含苞的花朵等着我的浇灌。

    王雅琪任我抚弄,她配合地将身子与我贴在一起,一头秀发埋于我胸口,我呼吸,便能深深吸嗅着她修长的脖颈上传来的少女芬芳。

    № .

    “哦……天泽哥,你说不跟我妈说吗?可是,我感觉这样对不起我妈呢!”她呢喃着说。

    我俯腰,轻轻的噙住她柔软的唇瓣,轻轻吮吸上面的津液,一丝甘甜沁入心扉。

    我其实是刚才没有足够地爽,此时,还想来一盘。

    当然试探着吻了她的唇,又想往下亲她蓓蕾时,王雅琪发觉了。

    “啊,天泽哥……你还干什么?”她然醒了,发现了我流氓举动,她将我的头抵着,不让我亲。

    我只得抬起头,乞怜地望着她:“亲爱的,我还想……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,不行不行!天泽哥……我疼!好像撞肿了,真的!我不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我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她抚着我的脸,岔开我的注意说:“天泽哥,你别想再操我了……你倒是先帮我拿主意呀,我爸怎么是这样的人呀?”

    我想她主要是高潮了,高潮过后,对马上再来一次,还是有些排斥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就是因为她爸那一通电话,搅乱了她的心绪。

    我见王雅琪已经不能全情投入,我遂站起来,将枪儿塞进裤子里,然后,我帮她拿主意。

    (点多还有更。)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书友讨论本书,请关注爱小说.,和请加群: < r="_b" r="//../=bbb">< brr="" r="//..//r ="书荒求书群" ="书荒求书群">>。找书是需要时间,请耐心等待!有问题请及时反馈。

  喜欢这篇小说《卫校猎美笔记》的读者,可以在搜狗搜索:卫校猎美笔记全文免费阅读-全本书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