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章:老色鬼想上我妈

作品:《卫校猎美笔记

    对王兴国婚内与别的女人/' 勾搭>这种事情,我能给他的女儿王雅琪出什么主意?

    我其实没主意!

    王雅琪虽然是我的女人,但我不能怂恿她怼她爸吧。

    不仅婚姻感情是大人的事。

    而且我想如果她怼她爸稍有不慎,会破坏现在她们家的格局。

    假若王兴国与林姨离婚了,林姨就 一定>能幸福吗?

    也是未定的事!

    既然她也可能知道王兴国在外面 有女>人,并且她还忍让了,那么 一定>有她心中的痛楚,也 一定>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。

    或许是林姨已经习惯了王兴国这样子。

    也或许林姨心如灰死,从此不过问婚姻的事,只求自我内心安宁,女儿健康成长!

    多少中国的家庭,不都这样嘛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如果我和王雅琪再将事情挑破,必定迎来她们家庭的战争。

    所以,我倒是跟王雅琪说了一大堆的话,但是全是无关痛痒的。 ◆免费看说.

    我的想法,还是让她别将她爸打电话的事说开,而是静观事情的变化。

    如果机会合适的话,我还让她劝劝好爸,以后不要这样子了,免得他在这条跟上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王雅琪被我弄了两次后,完全对我依赖起来。

    她贴着我的胸膛,然后很乖的说:“天泽哥,我听你的!”

    我抚着她的秀发,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。

    然后跟她约定:“你现在只管好好学习,不要想多了。嗯……还有,有机会就多想我!”

    她听了我话,很娇情地说:“我想你……哼哼,我才不想……我怕你搞我!”

    “嘻嘻,真的怕啊?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!”她泯嘴轻笑,却一脸醉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王雅琪做了一次,虽然不是特爽,但总归尝了个新鲜。

    从闲置的餐厅又回到了吃饭的餐厅,他们已经收拾了餐具,现在坐在餐厅角落的茶几上在聊天喝茶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们喝的是什么茶,反正茶香袅袅。

    我估计是龙井还是碧螺春。

    看着我跟王雅琪从外面进来,林姨招了招手,示意我们在茶几旁边的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她扭头问我们:“你们到哪里去了?这么久?” 〔免费找节.

    我和王雅琪差不多同时回答:“到酒店外面走了一下,诳了会街,聊了阵天。”

    林姨也没有多想,然后说:“雅琪,天泽,你们要是累了的话,让服务生送房卡上来休息……还有天泽,你的伤未好,也要多休息。雅琪呢,你要上学呢?不能熬太晚。”

    王雅琪眨巴着眼说:“没事啦,妈,现在才几点啦!而且,我们又不是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话,靠在她妈身上。

    我估计,她想跟她妈说他爸在外面给女人打电话的事。

    我马上对她使了一个眼色,她才打住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和王雅琪、林姨呆在一块说话时,我妈就站在窗边打电话。

    我妈打完电话,高兴地回头跟这帮男人说:“吉老、还有申部长,我刚刚电话调查过了,申部长说得对,祝经国他的老师姓全,叫全康宁,确实退养之后,就住在我们院里。呵呵,经人一提醒,我倒是想起来了,就在我们疗养院最后面那房间的最右侧,他就住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吉老也兴奋地抢话道:“哎呀,小欣,你说的人是老全啊,那头顶没毛的老全?哈哈,我认得的呀。我还以为他是什么厅退下来的, 原来>是党校的校长啊。哈哈……那老头子我与他熟,经常与他下棋。哈哈……不行……兴国你这事情,我明天回去亲自找他说。” @◆免费看说.

    “吉老与老全说,敢情更好了^让这老全出马,说不定呀,比我们还管用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兴国去汉襄任市长受阻这件事情,他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赢得汉襄市市委书记祝经国的支持。问题现在祝经国态度模糊,意识漂移不定。

    因此,包括我妈、吉省长、申文栋们,就是挖空心思托关系,想要祝经国一个坚定态度!

    从申文栋的嘴里,我妈获知一个信息,就是祝经国在省委党校上课的时候,他老师全康宁现在退休之后,就住在我妈的疗养院里。

    这为他们找到了一个突破口。

    那就是让这个老头以师者之尊的面子,去祝经国面前说情。

    当然,其实这也有胁迫之意。

    因为谁都知道,我妈和她手下人是伺候这个老头的,这老头的晚年生活过不过得好,与我妈有着直接联系。

    而且,就这个吉老头吉省长,他在这疗养院里也是有号召力的。

    什么下棋打牌,都是他在组织。

    这老头们聚在一起,和小孩们聚在一起一样。如果几个人不跟你玩,你也会觉得生活没劲。所以他们一起回去,就是有“挟老师以令诸侯”之意。

    祝经国再不给谁面子,自已的恩师出马,他总不可能旁观了吧? 〔免费找节.

    因此,我妈和吉省长这回更加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王兴国见这么多人帮他拿主意,而且把握极大。

    他很是兴奋,他将茶杯举着站起来说:“吉老,申部长,你们这样支持我王兴国。你们就是我的恩人。这时,我以茶当酒,敬你们。”

    王兴国此举,自然引来大家的哄笑。

    “兴国,搞这形势主意,没必要。待你在汉襄市搞好了,站稳脚跟了,咱们到汉襄,能蹭个饭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看说哪儿话呢,那能叫问题吗?”

    这时吉老头说:“兴国,要说这里面,你最应感谢的只有一个人!就是小欣,人家为了你的事,都不知在我面前叨唠多少回,她做了不少具体工作呢。”

    吉老头所说的小欣,自然就是指我妈。

    王兴国也意识到这一点,他站起来对我朝我妈说:“谢谢你,欣院长……你对我王兴国的情意,恩重如山。”

    坐在林姨的旁边的我妈,这时候笑咪咪的。

    她拉着林姨的手说:“兴国,你与我客气什么呀,咱谁跟谁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了聊了一会儿天,在晚上点多的时候才散场。

    酒也喝了,茶也喝了,是该安排休息睡觉了。 好小说 ..】

    何况吉老头年纪大了,而我妈他们也奔波了一天。

    从汉州早上出发奔到汉襄,再从汉襄折返中海市,一路舟车劳顿,也累了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场合,我自然是不可能跟王雅琪睡一床的。

    她跟着她妈好像回家了。

    而我跟我妈到了酒店的贵宾楼送吉老。

    将吉老送进房间,我妈又让月季安排他吃药之后,我妈才带着我,到了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有两张房卡,也就是我有一间房在她隔辟。

    可她一把将我拉进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我妈将我拉近她房间,自然就是要亲我。

    她这回来中海,因为人多,她还没有与我说上话呢。

    送走的客人,安顿好吉老,她自然要与我说话呀。

    她将我的脸捧在她的手心,久久的望着我之后,“啵”的一个就在我脸上。

    然后她说:“宝宝,想妈妈没?”

    我再一次跟我妈说:“妈,你别喊我宝宝了,我都二十岁了。”

    我妈说:“二十来岁就怎么啦,再大你也是我宝宝。亲爱的宝宝,我就叫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或是喝了酒的缘故,我妈说着时,还要亲我的嘴。

    (代找小说.

    我一手挡在我的嘴上,硬生生将我妈的红唇隔开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妈,我都是大人了,上回都跟你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她有些失落加生气。

    她说:“那怎么了嘛?……呜,我就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失落的样子又让我心疼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抱着她,然后在她脸上亲了一下:“妈你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呢!嘻嘻,我要你陪我说话!”

    她借着酒劲又趁机将我抱着。

    她丰腴的胸贴在我的胸膛上,并不断蹭的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妈那对儿绝对是够大。

    她贴在我的胸上,我感觉软软的,真正有很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而且我之前她抱我睡时,我也喜欢摸着她那睡,她的胸圆圆的,奶头巨大。嘻嘻。

    我妈抱着我,而且还趁机跟我说:“宝宝,今晚上就陪妈睡,好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我真是被她搞郁闷了。

    我是一个成年人,我怎么还能跟她睡?

    我现在那东西动不动就硬,你还要跟我睡,那我不小心……那岂不是乱套了吗?

    要是被别人知道,就算没有那回事,口水都能将人碾死。 № .

    我努力的将她的身子抵开。

    我说:“妈,你去洗洗吧,你身上酒味好大。”

    我妈这才意识到我嫌弃她的原因。

    她将左右袖子闻了一下,然后笑着说:“好吧,我洗洗去,哦……这好像不是酒味,是因为坐在车上时,那个申文栋抽烟,咳,是难闻死了!……好吧好吧,我去洗洗,你先看会儿电视……等我哦,我还想跟你说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我估计我妈也确实是想我了。

    我便没有走,而是拧了瓶王老吉,站在窗前看风景。

    从中海国际酒店的客房,b 白天>的时候能看到海边。而晚上的时候,能看到海边最明显的标志,导航的灯塔。

    我凝视着窗外的灯火,也看到这个灯塔。

    看到这玩意,我又想到了秦若水和二胖、猴子。

    秦若水所在的大湾区,就在这个灯塔旁边。二胖和猴子、丁俊波他们现在就在秦若水处避难,他们现在怎么样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想着事情出神的时候,有点插曲发生了。

    插曲就是那个叫申文栋的老头,他知道我妈是独自住一间房的。

    而吉老肯定和月季搅在一起。  .

    并且在车上的时候,他与我妈聊得甚欢。

    而我妈对他的态度也特别好。

    所以,他晚上的时候想借着酒意,来我妈的房间蹭会儿骚。

    如果我妈同意的话,他想在我妈身上沾点腥沫儿。

    毕竟我妈作为轻熟女人,绝对有着不一样的/' 诱惑>的。

    那对奶儿,那种风韵……是他这个老男人抵抗不了的。

    他就在外面敲门,而我妈在洗澡,我又站窗前。

    这距离,让我迟迟未开门。

    申文栋这老头敲了几下,见没有人开,便说:“小欣,我知道你在房里,你开下门咯。我还没睡呢……想找你聊会儿天。”

    我妈在洗澡,哗哗的水声响起来,她不可能听得见。

    我本来准备去开门的,但一听是男人的声音,我就犹豫了。

    他还在外面继续说:“小欣呀,你晚上一个人睡,你怕吗?……我知道你在里面呢,这么大的房间,很冷清是吧……要不,咱们聊一下再睡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未开,我倒是看他能杂地。

    这个申老鬼,还继续说:“小欣你知道我喜欢你的呀。我跟你聊天的时候,感觉特别特别好。我都感觉年轻了好多岁……哦,你能不能开门让我进来呀?” 免费找微信小说.

    我一听他这话,简直想骂人,妈的,什么人呢,隔着门,我都能闻到他的骚气冲天。

    草你大爷的,想上我妈?你也照照你多老了?五十好几了,我妈让你上,你能爬得动?

    我忽然就将门打开。

    我说:“申部长,你干嘛呀?”

    申文栋真是想不到我在开门,他顿时脸色大变,吞吐着说:“天……天泽,你怎么在这?你还没有睡觉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妈在找我训话。你要进来陪她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了,你们说,继续说!”

    这个家伙被我撞破了心思。

    他的老脸挂不住,脸红红的,退一步就走了。

    我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嘴里哼骂一句:“都一把老骨头了还想吃我妈这个嫩草!这糟老头子,现在的老年人,杂这么不正经!妈的。”

    很快,我妈就洗完了。

    她穿着浴袍出来了,头发也洗了,有点湿。

    她走到我面前,然后看了看我说:“天泽,谁来了吗?我洗澡时怎么听到你与认说话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……不正经的人,问要不要服务?”

    “哦!”我妈应了我一句,然后说:“现在这酒店?真是不能让你们小孩子住了,个个都搞不正经的服务,真是带坏社会风气!” № .

    我说愤怒地说着,她款款的在床边坐下,然后,她拨着凌乱的秀发说:“宝宝,你过来,闻闻妈身上香不香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妈,我要睡了。”

    我妈却笑着一把将我拉到她身上,她说:“宝宝,你刚才不是嫌我身上臭吗?这时你就闻一闻吗?”

    我被她揪着,只得凑到她身上闻了一下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妈的身上真是香香的,很好闻。

    而且,她的这种香,不是香水味,而是肌肤自然散发的。

    “香!……行了吧?”我回应我妈。

    我妈这时候得意了,她咯咯笑着,甩了甩半干的秀发,并且我还看到,这回她又是真空着,与我说话:“宝宝,妈这回来,有两件好事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书友讨论本书,请关注爱小说.,和请加群: < r="_b" r="//../=bbb">< brr="" r="//..//r ="书荒求书群" ="书荒求书群">>。找书是需要时间,请耐心等待!有问题请及时反馈。

  喜欢这篇小说《卫校猎美笔记》的读者,可以在搜狗搜索:卫校猎美笔记全文免费阅读-全本书屋